由上海咸青团至兰溪清明馃我想到的

芝麻馅

清明又来了。

鲁班曰,吾义固不安利。然而杏花楼鸭蛋肉松馅青团这类的咸青团的出现,让我感到有点倒胃口。

于是,老家的清明馃成为了我最好的选择。

糖皮糖葱猪油馅清明馃(图一黄色,也有加一点肉末的)据说是我爷爷生前的最爱,但是我出生时祖父早已过世多年。我的房间现在和祖母共用,只能看着祖父的遗像发呆。

图二中的清明馃,就更加普及一些,青皮(麦青)的。我们回兰溪一般买内含芝麻馅的,当然其他浙西南地区也有豆沙的(但是我吃不惯)。

其他地区的白皮清明馃还有笋腌菜的,但是似乎我们家买到或者做的都和黄皮清明馃差不多,除了皮不是糖皮。

关于清明馃,就说这么多吧。清明时节雨纷纷,我父亲回老家扫墓,竟遇天降大雨,也是罕见。

假使以后,我长大了。我是我们家的幺孙,但也是独孙。

我去扫南山的墓碑,大约北面水库上会有风吹拂吧。

爷爷墓前柳树,我 2010 年最后一次去兰溪的时候看过,早就已经和电线杆一样粗了。

五年过去,听兰溪市政府的公告说,王畈洋这个村的地名竟也消失了,空留了一座王畈洋祠堂,供奉着我爷爷三兄弟的共同先祖。

但愿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