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倒了,扶还是不扶?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很荒谬的现象。老人因故摔倒在地上,然而,却没有人敢去扶起他们。他们怕的无非就两个:不会救;救了怕被讹。
想到清朝末期时有一个天主教神父在青岛时,一天在码头附近,这位神父看到一位老太太拐杖没拄好,于是他便想去扶。其翻译连忙制止之。究其原因:翻译怕神父被讹诈。那个老太太周围围了一圈人,也没见人敢扶起来的。事后,神父叹息良久。

现代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府部门狠抓经济建设,国家超速发展,以至于物欲横流,“以利为利”,不“以义为利”。这样的社会,道德方面走上了“抬头挺胸”的下坡路。每个人,似乎都有责任。
作为未来社会的中流砥柱,在社会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的当下,我们未来也许不会是精英,也许仅仅是一介平民。然而我们可以看到,社会等着我们去改变。齐家必先修身,修身必先诚其意。诚于中形于外,慎独行事;而不是自欺欺人,漠视社会的一切黑暗和不公平。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此语出《论语•颜渊》,意为:“听断诉讼案件,我与别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要是我能够做到使人们都自觉地以礼自持,不再互相攻讦打官司,那才是我理想中的最终目标吧。”
关于扶老人的争讼,一直以来层出不穷,甚至社会的不信任都延伸到了诉讼程序上。例如彭宇案,虽然确实是彭宇撞到了正在下公交车的老人,但因该案判词中大量所谓“常理”,有重大逻辑缺漏,引发社会对司法居然都产生了不信任。为此,上海政府部门正在加紧开展《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立法工作。其中有一条和国外类似的“好撒玛利亚人”条例:伤者、病人的自愿救助者免除责任。
所以,曾子评论道:“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曾子认为,我们应当自觉做到“明明德”,推己及人,让社会渐渐受到教化——“新民”。毕竟,“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然后这样,才能实现社会的道德规范,达到无诉讼的境界。每个人心中都有所谓“天知地知人知我知,孰谓无知者也”的信念,谁还会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不敢救人?谁还会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去讹人?所谓“老人变坏了”,也不会再在我们这一代发生。
老人倒下了,没人扶起来;社会的道德和法律底线倒了,我们不扶,谁负责?难道就放任他“本乱而末治”?
再回到现代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府轻文化重经济的略带畸形的发展策略上来。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本就是相辅相成、决不可偏废的两翼。所以邓小平在“黑白猫论”之外,还强调过“(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然而这似乎没有阻止社会精神文明相对物质文明而言极度匮乏,社会矛盾不断突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再牢固的问题。
说到底:个人诚意修身,国家以义为利。如果中国按这两句话走下去,也许不到三代,这个社会就能够回到他正常的轨道上来。到时候:老人倒了,扶还是不扶?我想,也不会是个问题了。

本文是王琪亮的选修课期末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