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挫骨扬灰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