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漫谈

没有什么比见到你想见的老师更高兴,也没有什么比见到不想见的人而难受。总之,这不是回避的理由。
所以,我回去把能见的人、该见的人都见了个遍。
(有些老师没见到,例如柴老师等,或许是因为我来不及而早离开的缘故,礼拜一一定亲自拜访,十分抱歉。)
见到了想见的以前的boss,没见到以前那个谆谆教诲我“书非借不能读”的老师。那天晚上我到她们家楼下,想敲门看看她。看见她家灯火通明,我感到十分庆幸,不忍打扰她们的宁静或喧嚣。
真的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没几个,她是其中之一。随着文来中学虹莘路校门上的黑色油漆被时光蚀去,希望她能够更加强大的面对未来——当然我也希望我是这样。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