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宰的黑绵羊?

近期,在网络上,对某人恩师翻旧账的言论,再次甚嚣尘上。遗憾的是,大多数是纯粹的人身攻击言论;倒是某合肥籍的上海文艺界名人成为了一股真正的“清流”,她发布的“理性”评论在网络中广泛的传播开去,一时间独领风骚,官媒纷纷在聚焦事件本身的同时,也把镁光灯打到了她的身上。
但是,部分不明真相者直接按图索骥,网上开炮——遗憾的是他们可能再次开错炮了,导致七宝中学的网络秩序一度紊乱——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了七宝中学和文来中学各个部门的正常教学和行政秩序。
正如上文中某名人所言,“……道德和情绪这样重要的作为人的指标,却不在考核范围是很吓人的。”但是,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又有谁会去考核在你这条微博下面留言的人呢?他们说话的情绪,也很吓人啊!”
俗话说,“位置决定脑袋”。我的立场可能有所偏向。本人作为文来中学的在读学生,实在是感到遗憾。一年前,就有人因为这件事情,还辛苦他跑到古美,把我们虹莘路校区校门上的校徽和书法字涂黑。那么,现在这群人又在干嘛呢?
答案是,他们把人家工作单位的贴吧、论坛搞成宽带山一样,阴阳怪气、秽言横行。这种事情,又和之前对着文高大门疯狂涂鸦的某氏,能有什么区别?
我又看着某作家的评论区里,某些人能够对着事件不相关方,抓住一切把柄,不管有没有证据,什么脏水都能够随便泼,和那位“喷漆氏”相比,也是很厉害的人物啊!
在相关事件已在一年前通过民事途径和解、相关人员已经受到应有处分的情况下,依然还有这样直接的网络暴力冲着相关当事人与有关单位滚滚而来,我们都认为,这是极其无聊和恶劣的行为。
直言不讳,这次事件给我带来最大的启示,倒不是“不要触及社会敏感神经”,也不是“注意情绪控制”,亦或者“人为行为负责”一类的。我看到的是,现在网上和公共厕所一样肮脏!
理性讨论者对她的争议,大多在于她是否可以落户。现在她自己撤销了入户申请,我们尊重她的选择的同时,也可以稍微聊一聊这桩案子了。那些反对她入户的人忽略了很重要的两点点:她已经符合持有人才引进型《居住证》着的落户条件;户籍档案入沪和为之前事情负责任这两件事,理论上是可以并行处理的。
落户得不到处理,相关法规将变为一纸空文,政府将失去其公信力;犯错得不到惩戒,相关法规也将变为一纸空文;事实上,如果按照民众的思维,两个之间必须选择一个,其实都难以以理服人。
以上,便是一点自己的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