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东方] #01 雨后的紫色余晖

三四点钟的时候,倾盆的大雨停了。五点半的光景,东方吹来一阵风,散开了乌云。这是黄昏之时,也是高中放学的时间。天光罕见地变出了浅紫色,在橘黄的余晖中渐渐扩散开去。我瞥了一眼教室里沉迷于化学的同学,他们正面对着高锰酸钾,估计会把天空当成是巨大的甲基橙试剂瓶。

坐在教室里,面对成摞的练习试卷、成山的书本簿册,人的格局或许也会变得有些局促,让人喘不过气来。平日的我们,大概只有这放学后短暂的一个小时可以得闲了——此刻,我们目之所及,从未如此开阔过。

虽然这座城市没有山峰,只有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但是教室在四楼,俯瞰远处的时候景致自是不同的。校门外,许多人怀揣着教辅书和课本返回了校园,许多人怀揣着一桶桶方便面回到了校园;他们或步履轻盈地走进了教室,或步履沉重地走进了教室。当紫色的余晖照在大地、投入窗户、射在书山上,阴影却显得更加深沉了。他们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们终于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止有知识;书本之外,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不久,铃声就将响起,晚自习就要开始了。未完全暗尽的天空中,蓝黑墨水的香气回荡着。远处的天际,银色的排浪似乎正在滚滚而来,这种场面一度让人窒息。但是浪头上残留的紫红色和橙红色正在渐渐离我们远去——这就是晨昏线,黑暗很快就要来临了。

夜深了,夜深了。

“每一朵乌云背后,总藏着一线希望1”。在墨蓝的天空,只有边缘带着一点橙色——这是大马路上低压钠灯的颜色,也是这座城市繁荣的标志。风,吹着原来或洁白、或灰蒙的云,不断变幻着形状。这让我不禁疑心:这群云朵是不是每到黎明便开始吞噬光明,到第二日黎明才吐出来,洒向大地?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每天晨曦是必然会到来的。

我如此深信着,并动身去追寻自己的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