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词与避讳

有年慈禧老佛爷做寿,请谭鑫培进宫唱戏,戏码是《捉放曹》。谭老板有一句念白“杀猪宰羊”,忽然念成了“杀猪宰牛”。念错了,自然没赏,谭老板倒也不以为意。后来有人追问他:“老爷子你怎么给念错了?”谭鑫培道:“今年是三阳(羊)开泰,本不愿应这出戏。要照原词一念,先犯了个大不敬的罪名。”原来,这年是羊年,慈禧、李莲英又都属羊,不是三羊么?在老佛爷生日会上“杀猪宰羊”还了得?什么都得讲个避讳。谭老板心细,自觉过滤了。这话传到李莲英那里,李加倍赏了谭鑫培,后来,宫里还把《捉放曹》这戏给禁了。
——徐慕云《梨园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