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输》新编

公输盘为己造云梯之械,成,将以翻墙。子墨子闻之,起于京,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公输盘曰:“夫子何命焉为?”
子墨子曰:“北方有封禁臣者,愿借子杀之。”
公输盘不说。
子墨子曰:“请献千金。”
公输盘曰:“吾义固不杀人。”
子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翻墙。墙何罪之有?此城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墙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
子墨子再拜,又曰:“天下苦墙久矣。吾闻方滨兴以建墙故,遭天谴,得癌。今或闻无罪,天将杀之。百姓多闻其有才,未知其将死也。今诚以吾众诈自称方滨兴,为天下唱,宜多应者”
公输盘服。